國立中興大學物理學系

系所公告

>系所公告>返回列表
物理!預報預報
2019-05-15

崇高靈魂的智者: 皮埃爾.居禮 (王昱棠 中興大學物理系學生)


「欸欸,妳手給我一下」一名男子捧著雙手,真摯、誠懇地對妻子說道。
「不要,是不是又要給我看青蛙了」女子溫柔的皺了眉頭,嘴角卻帶著甜蜜而優雅的微笑。
圖片 1


「妳難道不覺得牠很美麗嗎?」男子盯著手上的生命,像是欣賞藝術品般地讚嘆著。他就是我們今天的主人翁,一個熱愛自然,熱愛科學研究,有著一個崇高善美靈魂的物理人------皮埃爾.居禮。在皮埃爾.居禮160歲誕辰的今天,我們暫且不談物理,來認識一下這位令人推崇至極的生命鬥士吧。


一脈相乘的精神

皮埃爾.居禮的父親歐仁.居禮是一位醫生,聰明過人,酷愛自然科學,極具學者風度。戰爭時期,不顧戰火為平民義診的他在當時頗具聲望,待人處事上明察秋毫、積極奮發,從不希望也不知道如何利用私人關係為自己謀取利益。他熱愛妻子和孩子,對求援者總是慷慨相對,在這種父親的薰陶下,自然對皮埃爾.居禮的品格有著深刻的影響。

科學路的啟蒙

皮埃爾.居禮是一個愛好幻想的人,加上總是習慣集中精力思考一件事情直到得出答案為止的個性,讓他無法適應學校指定課程式的系統教育,因此皮埃爾.居禮的童年都在家中渡過,早期教育主要來自母親跟兄長,住在鄉村的他閒暇時就跑到森林中或溪邊。十四歲那年,父母為皮埃爾.居禮請來了他的啟蒙老師------A.巴支洛,在這較自由學風和老師的引導之下,皮埃爾.居禮在數學和物理學的成績上突飛猛進,度過了正式教育的最大難關,至此,他才能不受拘束的投入自己所鍾愛領域的研究。


對科學研究的狂熱

開始從事研究的皮埃爾.居禮每次集中精神在思考一些問題時,總是會受到職務、社會約束力的影響或是自身興趣的影響,一如他的父親,皮埃爾.居禮也愛好美術和音樂,常常跑去看展覽或聽演奏會,但在理智上,他始終把科學看作是自己真正的事業,也因此,當他自己在科學方面的思維並不是十分活躍時,他就覺得自己不是十全十美的人,進而感到失望和不安。他曾在日記裡寫道:

「我變成什麼樣的人了?我很少能夠完全支配自己,常有一部分的思想昏沉睡去,我可憐的靈魂難道就如此脆弱?以至於我不能支配我的軀體嗎?雖然我應該絕對信賴我的想像力,以便將自己從失望中解放出來,但我最擔心的是,我的想像力會枯竭。」
這段日記深深紀錄了他的不安和心理衝突,也深刻體現了他的人格特質和對科學研究的重視。

另外還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。1903年,皮埃爾.居禮在一場餐會上回憶道:「有一次,我跟學生在實驗室討論事情忘了時間,沒發現實驗室的大門被鎖上了,沒辦法,我們只好沿著窗戶上的鐵管攀爬下來」
就是這種對科學研究忘我的精神,使皮埃爾.居禮在一生中做過不少研究,其中最廣為人知的,莫過於和其妻子一同發現的放射性元素------鐳。


現實與自我的掙扎

在居禮夫婦因鐳的研究聲名大噪之前,他們婉拒大部分的社會應酬,他不喜歡去拜訪別人,也不喜歡捲入各種毫無興趣的關係中,生性莊嚴而沉默,他寧願獨自冥思苦想,也不願彼此之間做無謂的爭辯。但另一方面,他對兒時的一些朋友卻非常看重,和那些有著共同科學興趣的朋友往來也相當密切,對妻子和兄長的愛更是盡善盡美。居禮夫人曾說過,能獲得那樣盡善盡美的愛是她最大的幸福。由此可見,皮埃爾.居禮並不是像現在所謂的木頭男一樣不懂得人心,而是他不願花時間在這些他認為沒意義的事情上。

只是,偶爾遇到無法避免的場合時,總不免苦惱。他在某段日記中提到:「我們都被感情所奴役,是我們所愛的人的偏見的奴隸,此外,我們還必須謀生,因此不得不變成機器的一個輪子,如果想在社會中生存,就不得不捲入社會的偏見中,這是一個人最痛苦的事情。」居里夫人曾經提到,她認為皮埃爾.居禮是世上最有才華的人之一,卻被這個社會和現實層面因素耽誤了太久。


夢想成真?

經過多年的努力,居禮夫婦發表了對鐳的研究,這個研究在當時掀起了一批風潮,但居禮沒有申請任何的專利,所有研究成果也開放給大家使用,他曾說過:「如果我沒有發表這些成果,後來被別人早一步發表了,那又有什麼關係呢?」他認為在科學上應該要注意的是事而不是人,他堅決反對好勝與妒忌,考試的等級和榮譽的高低也從不在他的考量範圍內,對於愛好科學的人從不吝嗇給予幫助,至此,居禮夫婦算是圓了一個人生的夢。

隨著知名度大增,社會上各種邀約和請求大幅佔據了皮埃爾.居禮的時間,加上年紀漸漸增加,使得皮埃爾.居禮沒有太多時間投入他所熱愛的科學研究,他在日記和朋友的書信中多次提起他的無奈,比如有一段日記寫道:「人們請我寫文章和做演講,而幾年過後,提這些要求的人會詫異地看到我們沒有成就任何事情」

成功研究鐳的相關性質固然對居禮夫婦是一大美事,但其相繼而來的事件對他們來說,或許成了阻礙吧。


猝不及防的意外

一九零六年四月十九日,皮埃爾.居禮參加了科學教授協會的聚會,會後步行回家的路上,一輛載貨馬車駛來,將他撞倒,車輪從他身上輾過,腦骨輾破,當場死去,一位偉人九此離開,再也回不了他最愛的研究室了。

精神永存
和皮埃爾.居禮相處的人都表示,他是一個真摯、善良的人,有人稱他為溫和的頑固者,溫和的是個性,固執的是他對熱愛事物還有本質的堅持,從他的日記不難了解他是個怎樣的人,而在他短暫的一生中,能遇到一個同樣熱愛科學,陪伴他一生從事最愛的科學研究的妻子,應該也是他最幸福的事吧。
參考資料出處
居禮傳周荃知書房出版社